Loading... Please wait...

真理需要一颗全然自由的心

真理需要一颗全然自由的心

$72.47 (inc Tax) $60.39 (exc Tax)
Code
OJ82T1-6 Q1-4-V-CHI-SET
Quantity

Product Description

我们关心全人类的生存状况吗?

第一次公开讲话 - 美国,加州,欧亥 - 1982年5月1日

我们如何看待世界的现状?

我们受过高等教育,狡猾精明,自我中心,能够做出非凡的外部成就。

但是内在,我们或多或少和一百万年前没什么两样:我们彼此竞争,我们自相残杀。

我们的责任并不是某种政治上或经济上的利他行为,而是去了悟我们存在的本质,为什么我们人类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们为什么执着于国家主义?意识是属于你的吗?思想是属于你的吗?

上帝是我们自身思想和需求的投射。

有没有可能根本不受伤?

知识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何地位?

第二次公开讲话 - 美国,加州,欧亥 - 1982年5月2日

我们是在一起密切地、谨慎地、留心地观察这种运动、这种潮涨潮落,也就是我们自己。是我们创造了这个世界,然后又受困于这个世界。

有没有可能转变我们意识的结构和本质,为其带来一场突变?

有没有可能拥有一种毫无冲突的关系?

心智总指向问题的解决方案。不要操心问题的解决方案,你如何处理和观察问题,比问题本身重要多了。

当你亲自发现了真相,你就有了无尽的能量。你需要能量来把心灵从制约中解放出来。

知识在生活中有何地位?

第一次公开问答

美国,加州,欧亥 - 1982年5月4日

第一个问题:我们的孩子通过电视和其他途径了解到了他们所处世界的危险性:犯罪暴力、战争以及核危机。我们要如何帮助他们去面对这些问题呢?

第二个问题:伟大的导师们曾来过这个世界,比如佛祖和耶稣。你觉得当你离开这个世界时,世界会少些冲突,多些谅解吗?还是,世界会朝着无可挽回的方向行进?

第三个问题:我的行为举止说明了我很害怕,然而对恐惧的真实觉察却很难捕捉。我要如何触及并处理这种无意识的、根深蒂固的感觉呢?

第二次公开问答

美国,加州,欧亥 - 1982年5月6日

第一个问题: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关注”这一行动的困难在于保持,我内心仅有一小部分是乐意和真正对此感兴趣的。我要怎么做才能培养这种关注呢?

第二个问题:什么是“行动”以及完全纯粹的存在状态?

第三个问题:既然言词不是那事物本身,那么我们真的能通过真言开悟吗?符号能否消除它本身所造成的伤害,还是,我们被开悟的幻想迷惑了呢?

第四个问题:我们为什么没有转变?

第五个问题:你能否更深入地谈谈“神圣”的含义,特别是它在当今世界的位置?

我们身处混乱当中的心能够建立秩序吗?

第三次公开讲话 - 美国,加州,欧亥 - 1982年5月8日

何为秩序?

你是不可能训练心灵变得有序的,因为那个渴望秩序的存在体,就是混乱的产物,因此它所建立的无论什么秩序,都必然会带来混乱。

欲望本身是否就是混乱的根源、源头和起点?

思想为何会干涉感官感受?

何为恐惧?

我们可能在心理上没有比较、模仿和遵从地生活吗?

时间是否恐惧的因素之一?

思想是恐惧吗?

心理上能否不作记录?

人类冲突的根源何在?

第四次公开讲话 - 美国,加州,欧亥 - 1982年5月9日

人类在技术领域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智慧。为什么我们不把这种智慧运用在自己的生活上,看看是否可能没有冲突地生活?

只要心理上存在划分,那么冲突就必定在所难免。

我们所过的生活中,外在和内在都有一种支离破碎感,这意味着我们从未感受到生活的整体性。

与全世界关系的缺乏是由国家、宗教和经济的各种划分造成的。我们没有那种全人类息息相关的感觉。外在的问题将永远无法解决,除非我们有了这种全人类同舟共济的关系。

为什么快感在生活中变得如此重要?

依恋中包含了哪些内容?

只要存在对立、竞争、依附、冲突和占有,爱就无法存在。

拥有美的心灵具备怎样的品质?

第三次公开问答

美国,加州,欧亥 - 1982年5月11日

第一个问题:你如何看待用一百万美元来教育一小群优选出来的孩子,而他们似乎并不是来自于贫苦的家庭?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会把工作职责和个人角色混淆起来?

第三个问题:难道不是需要政治上的行动才能带来全然的转变吗?

第四个问题:是不是我们要发现你所说的真相,就要通过以爱心服务于他人,通过爱和慈悲的行动才可以呢?

第五个问题:超自然治疗、灵魂出窍、有能力看到灵光和某些存在等等,它们在这一切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第六个问题:我们本性之中的什么一直以来都在朝着被称为“宗教”或者“上帝”的东西靠拢?这仅仅只是种投射,是由于恐惧和痛苦而寻求帮助的结果,还是这是种非常真实、必要以及智慧的东西呢?

第四次公开问答

美国,加州,欧亥 - 1982年5月13日

第一个问题:我们看到世界上的混乱正在快速增加,数十亿金钱耗费在武器上,社会公平正被腐蚀,极权主义和民主主义的政府,都越来越具侵略性、越来越暴力。讲话者能否就积极的政治参与这一问题稍加评论?

第二个问题:你说,经由否定,那肯定的就会到来,那我们要如何毫无压抑、毫无推拒、毫无冲突地去否定“我”呢?而谁又是那个进行否定的人?

第三个问题:我们要如何在不成为一名掠夺者的同时又不沦为一名受害者呢?

第四个问题:什么是谦卑、谦恭?

只要有悲伤,就没有爱

第五次公开讲话 - 美国,加州,欧亥 - 1982年5月15日

这可怕的个人主义的、竞争性的驱动力正在摧毁这个世界,它为什么没有尽头?

爱是欲望吗?

所有那些错误的事物——骄傲、自大、依恋、欲望、欢愉——显然都不是爱,那这一切能结束吗?如果没有爱,生命就失去了它的芬芳、热情和深度。

每一年都有杀戮、战争。数百万人遭受痛苦,以泪洗面,饱受孤独的灼烧。然而,我们显然还没有运用我们的智慧去制止这种残忍、这种暴力的兽行。

我们必须探究这个问题:受苦的是什么?

要深刻地认识你自己,过往的记忆和知识就不能有一席之地。必须对每一个事件和每一个反应加以观察,并且宛若初见。

我们的生活是什么?

有没有可能一直与死亡生活在一起?

生命中可有任何神圣之物?

第六次公开讲话 - 美国,加州,欧亥 - 1982年5月16日

何谓文明?

真理需要一颗彻底自由的心。

何谓平庸?

宗教奠基于书籍之上吗?

思想会说它的发明是神圣的,但思想并不神圣、并不圣洁。

思想的起源和开端是什么?

生命中可有任何神圣之物?

必须有那种并非由欲望、意志和思想拼凑出来的寂静。这种冥想中没有控制者。

Find Similar Products by Category

Vendors Other Products

Customers Who Viewed This Product Also Viewed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add the 真理需要一颗全然自由的心 to your wish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