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141.85 (inc Tax) $118.21 (exc Tax)
Code
SD74CA1-18-V-CHI-SET
Quantity

Product Description

知识与人类的转化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一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18日

问:知识中存在自由吗?

认识到这个世界上巨大的苦难、不幸和混乱,是我们人类的职责。我们有没有以极其认真的态度认识到我们对全人类的责任?

我们有没有看到这个最基本的事实:我们就是世界,世界与我们并不是分开的?

对于人类已经变得暴力、琐碎、自私、贪婪、野心勃勃的心灵,知识和经验对于改变其品质具有什么作用?

知识的局限是什么?心智能否不从口头上而是真正从已知中解脱?

知识与人际关系中的冲突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二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18日

问:知识在关系中具有什么地位?

必须从已知中解脱,否则已知就只是过去、传统和形象的重复。

观察者就是传统、过去,就是看着万物、自己和世界的受限的心智。

当观察者观察时,他是带着记忆、经验、伤害、绝望和希望在观察,带着知识的背景在观察的。

在关系中,无论何时只要人带着那些知识来运转,都会造成分裂,进而带来冲突。

什么是与他人的交流?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三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19日

问:“认真”是什么意思?

“交流”一词就蕴含了倾听的艺术。

倾听需要一种关注的品质,在我们探讨的过程中每分每秒都有一种真正的洞察力。

“交流”意味着我们必须在同一时间处在同一层面上,带着同样的热情,一起走在同一条路上,用同一种语言一起思考、一起观察、一起分享。

责任意味着完全的投入。当今世界一团混乱,作为活在这个世界上制造了这种混乱的一个人,认真解决这种混乱是我的责任。

怎样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四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19日

问:人际关系中的责任是什么?

对于人类的成长、人类的文化、人类的善良,你的责任是什么?你对地球的责任是什么?

当你感到对孩子负有责任,此时一种真正的爱和关怀就绽放了,你就不会训练他或影响他为了你的国家去杀害别人。

人类如今受到的制约让他们变得不负责任。认真的人们对这些不负责任的人该怎么办?

如果你能说明我有多么不负责任,责任意味着什么,那么你就是关心我的。只有当有了自由与关怀同在的全然的责任,心智在关系中才能没有意象。

秩序从我们对失序的了解中来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五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0日

问:自由中的秩序是什么?

除非我们懂得了失序的本质和结构,否则我们永远无法弄清什么是秩序。这整个失序的现象是如何产生的?

秩序是某种强加的纪律,也就是遵从、压抑和效仿吗?秩序是接受和服从吗?

除非我们懂得了思想的运动,否则我们无法了解失序。困在衡量中的心永远无法发现真理。有没有可能去看却不衡量?

有没有可能过一种生活,全部的生活——行动、欢笑、哭泣,而没有一丝比较的阴影?

恐惧的本质与彻底根除恐惧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六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0日

问:心能摆脱恐惧吗?

身体上的恐惧和心理上的恐惧是相互关联的。既有意识到的恐惧,也有未意识到的恐惧。

种族的恐惧,社会教给我的恐惧,家庭强加的恐惧,所有这些隐藏着的遍布的、丑陋的、残忍的东西,它们要怎样才能统统自然地浮现和暴露出来,于是心智能够彻底看清它们?

对于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恐惧这个事实,答案是什么?

有没有一种处理恐惧的方式,不是处理枝节而是处理其根本?

在言语、描述和解释背后,恐惧是什么?

了解,而不是控制欲望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七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1日

问:欢愉是什么?欲望是什么?

我们并非在谴责欢愉,而是在观察它。若要探究欢愉这个问题,我们就必须探究欲望。欲望通过宣传得以点燃。

欲望是什么?这种非常强烈的欲望得以产生、培养,这是如何发生的?欲望难道必须加以控制吗?欲望似乎是一种一直在发生的非常活跃、非常强烈的本能。

为什么欢愉,无论是性、财产、权力、知识还是开悟方面的欢愉,在生活中变得如此重要?欢愉是一种非凡的东西。看到一件美好的事物并享受它,这有什么不对?

欢愉会带来幸福吗?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八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1日

问:欢愉与喜悦有什么关系?欢愉是幸福吗?

欢愉与喜悦之间有任何关系吗?什么是欢愉,又是什么在维系着它?对欢愉的追求以及它不断发号施令是怎么回事?

一棵孤树立在山上。你看到这幅景象真的很美:花儿、小鹿、草地、流水,还有这棵孤树和它的树影,让人几乎屏息凝视。

然后思想是不是出现了,说“这真是不可思议,真是让人欣喜”?然后是不是就有了重复的渴望?所以是思想滋养、维系了欢愉,然后给了它一个方向。思想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悲伤、激情和美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九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2日

问:什么是美?

我们正变得越来越不自然、肤浅以及空话连篇。人类是否已经失去了与自然的联系?他是否已经失去了头脑、心灵和身体的精致和敏感?

美是什么?它必须被表达出来吗?它需要词语、石头、色彩、绘画来表达吗?抑或它是某种无法被诉诸语言、建筑和雕塑的东西?

没有激情你就无法拥有美。激情于苦难发生时到来。与那苦难共处而不逃避,就会带来激情。激情意味着对“我”、自我、自己的完全摒弃,因而就会拥有非凡的美所独具的简朴。

倾听的艺术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十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2日

问:什么是看?什么是倾听?什么是学习?

我们是真的在看,还是在透过漆黑的屏障,透过我们与感知对象之间偏见的屏障、我们的经验、愿望、快乐、恐惧的屏障在看?我们究竟有没有看到那个东西?

倾听的行动能不能带来从所有观点中的彻底解脱?心是全神贯注的吗?那样的话心就能极其自由地行动。此时看到就是行动。

我学习是为了获得奖赏或者避免惩罚。我学习一项工作或一门手艺是为了谋生。学习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吗?有没有另一种学习,它不是积累然后根据积累去行动?

我们可曾从悲伤中学到过什么?有什么可以从中学习的?

受伤及伤害他人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十一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5日

问:什么是宗教生活?

“宗教”这个词意味着把所有层面上的所有能量聚集到一起,这样它就会带来惊人的注意力。心能否如此全神贯注乃至那无法命名之物能够得以出现?

能够洞察到某种超越思想量度之物,洞察到某种不仅本身圣洁、神圣而且能够看到无限的事物,这样的心智,进而是这样的心灵和大脑具有怎样的特性、结构和本质?

在讨论宗教时,我们应该探究伤害的本质,因为一颗不会受伤的心是一颗纯真的心。我们的伤害能否痊愈,以至于不留下一丝痕迹,而且无需抗拒就能避免未来的伤害?

爱、性及欢愉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十二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5日

问:爱是什么?

爱是欢愉吗,是欲望的表达吗?爱是性欲的满足吗?

爱是追求渴望实现的某个目标吗?爱是一种可以被培养的东西吗?

爱总是与性等同在一起,而性从本质上讲就是欢愉。我们为什么把性变成了一件如此重大、奇妙、浪漫、伤感的事情?喜悦、欢乐、欢愉和爱有什么关系?

若要邂逅这件被称为“爱”的事物,你就必须懂得欢愉的位置。一颗被这腐败的社会环境所训练和维系的心,在它能谈论爱之前,必须首先解放自己。

另一种生活方式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十三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6日

问:什么是生活?

生存、活着,人类不仅从技术上而且从心理上竭力改善自己——这整个领域,究竟是什么?人类想要变得不同,希望超越自己的现状。

我们的生活方式,对死亡漠不关心,这难道不是最不切实际、不理智和破坏性的生活方式吗?这难道就是端正行为以及领略生命之美的方式吗?有没有一种毫无冲突的生活方式?

作为一个人,我究竟是不是有意识的?而意识又是什么?意识是不是它的内容?死亡是那个意识的延续吗,抑或是意识及其内容的终结?

死亡、生命和爱是不可分割的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十四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6日

问:死亡是什么?

如果一个人无所畏惧,那么死亡是什么?对于死亡,人害怕的是什么?是害怕失去意识的内容吗?

当意识的内容——意识建立了它自身的疆界、它自身的局限——终止时,死就会变成生。那些内容能清空自身吗?

心智能否完全觉知自身所有的内容:集体的、个人的、种族的、短暂的各种内容?

只有当你现在就对那些内容死去,你才能重生。如果你对那些内容死去,你就能重生,完全获得新生。所以生就是死。

生命、爱和死亡是一体的、运动的、不可分割的,而那就是不朽。

宗教、权威与教育——第一部分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十五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7日

问:什么是宗教?

在西方和东方,在伊斯兰教、佛教或基督教世界奉行的是同样的准则,膜拜人类制造出来的偶像。正是人类制造了这些偶像。心智能否观察这个现象,看到它自身对安全和永恒的渴望,并否定那一切?

心智为什么割裂了生命,接受一方面的权威而拒绝另一方面的权威?我们接受一个想法古怪的卑劣古鲁的专制却拒绝政治上的专制或者独裁。

权威的意义何在?在对权威的这种接受背后的是什么?

宗教、权威与教育——第二部分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十六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7日

我要如何探究宗教?

宗教是什么,神是什么,不朽是什么,美是什么?心智能完全摒弃思想关于宗教的整个架构吗?

心智能否摆脱他人的权威,无论那有多么神圣或者不神圣?心智能否摆脱人类关于宗教和神所教授、发明、想象的一切?智慧能够借助书本、老师、他人、牺牲、苦行和克己找到吗?

心智能否摆脱产生于恐惧、欲望和欢愉的一切?

你的思想、言语和行为正是宗教的精髓所在。如果它们不是,那么宗教就无法存在。

冥想,一种遍及人的整个生命的关注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十七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8日

问:什么是冥想?

我们是不是接受了正统的、传统的、基督教、印度教、佛教、伊斯兰苏非派的冥想,还是说我们可以摒弃那一切并探问:什么是冥想?

从不知道冥想是什么开始,我就可以自由地在探询中流动了。

冥想是与日常生活相分离的吗?抑或冥想涵盖了生存的整个领域?

在探询中我是清醒的吗?抑或过去是如此活跃,乃至它控制着我此刻的生活?

有没有一种毫无控制的生活方式?我可以过一种毫无控制的冥想生活吗?

冥想与神圣的心

与艾伦·W·安德森博士的第十八次对话 -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 1974年2月28日

问:意志在冥想中有什么地位?

你能毫无选择地觉察欲望、控制、意志和行为这些运动吗?

什么是空间?我们拥有空间吗?心能拥有空间吗?当心灵被家庭、生意、上帝、吃喝、性事所占据,还存在空间吗?当知识占据着心灵的整个领域,空间就不存在了。外在的空间不会带来内在的空间。

当方向存在时寂静就不存在。心智能清空它自身的内容吗?心灵、大脑、身体能够真正安静下来吗?当心灵完全安静时,那不可衡量者是什么?在寂静中,时间停止了。

Find Similar Products by Category

Vendors Other Products

Customers Who Viewed This Product Also Viewed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add the 《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to your wish list.